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关于 《绛都堂》文化·散文· 跟你一起去流浪
搜索
关于 《绛都堂》文化·散文· 跟你一起去流浪
 关于 绛都堂》文化··

跟你一起去流浪

作者:先国锋

春来了,黄河水开始解冻了,河水尽管依然浑黄浑黄的,轰鸣滚涌奔腾咆哮的气势已然恢复;沉睡了一个冬季的绿草醒来,偷偷钻出泥土,一点点,一丛丛,一簇簇疯长在黄河两岸;那红的黄的白的紫的花儿在寒冷的春风里摇摇曳曳次第绽开了笑脸,淡淡的野花香丝丝缕缕流淌在几乎没有温度的阳光里,迷惑着翩翩飘舞的春蝶与早蜂;散落在山脚的茅草屋顶盘旋着青青的炊烟;乍暖还寒的黄河岸边,开始呈现出一派水草丰美,土地肥沃,树木茂盛的迷人景色。

      这么美丽的风景按理应该令人心驰神往,但走在那条弯弯曲曲小道上的几个男人却面色凝重,神色紧张,看得出他们根本就无暇顾及这难得的黄河春色。一行六人逆河而上,他们急急奔走在荒野里,每个人的脚下都带着一阵风….

      这几个男人是谁?为头高大英俊的就是晋谢公次子重耳,后面依次分别是重耳的大舅狐偃二舅狐毛、铁哥们赵衰、胥臣、先轸。这几个铁杆可不是去游山玩水,他们走在投奔逃亡的路上。他们刚躲过一场追杀,从蒲城逃出来,他们的目标是去白狄,重耳的外公家。

先轸原本家境富裕,父亲先丹木官拜晋国将军,母亲慈善大度,一家和睦幸福,先轸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学得满腹经纶,一身正气,年岁渐长,就开始游历四方,交朋结友,其中最要好如重耳、赵衰、胥臣、栾枝等,清一色都是贵族公子哥儿,平日里除了围猎就是聚在一起讲文习武,谈古论今。

      本来潇洒轻松的日子,却偏偏就要飞来横祸。当然,也成就了两千七百多年前一段叱咤风云、令人唏嘘的历史。

      从古到今,从中到外,但凡精力旺盛的男人,基本都离不开两件事:一曰武力二曰繁殖。重耳之父谢公更是此中高手,他定都(城聚)绛后,铁血肝胆,南征北战,东并西吞,短短十数年,以绛都中心,开拓出一个春秋初期除楚国外地盘最大的国家(含今山西全境,河南西北,山东西北)。福兮祸兮,扩张国土的同时,谢公始终不忘女色,原本雄才大略却偏偏好这一口,掳回牛羊的当儿还掳回一个漂亮可人儿叫骊姬,谢公回到都城卸下戎装,就没日没夜的跟骊姬缠绵悱恻,哦呵,几个月下来,骊姬就生下一个娃叫奚齐。先轸老大重耳这下更被冷落了:头上有老大太子申生,不说大弟夷吾,现在脚下又冒出个小屁孩奚齐。重耳这人心胸宽广:本人一无所求 ,只愿平安过活,咱井水不犯河水。于是整日里邀约起先轸几个弟兄举杯对饮,弹奏木瑟(那个时代的一种乐器)。

      不想谢公迷糊,终日被骊姬蛊惑,癞蛤蟆吃秤砣-----铁了心非立小儿子奚齐为继承人不可,这不,你想立就立呗,又没谁眼红嫉妒,但骊姬红颜祸水,不但逼死了太子申生,还发誓赶走公子重耳跟夷吾(这就是春秋“骊姬之乱”)。原本风平浪静,情深义重的一家,就此被搞得父子反目成仇。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焦头烂额的重耳只有选择逃亡。家虽有,却没他遮身的角落,国虽大,却没他立足的地方。想起早逝的母亲,重耳悲从中来,两行清泪就止不住涌了出来,泪眼朦胧中,重耳真切感到,瓦蓝瓦蓝的天不再美丽,葱茏树丛里小鸟宛转悠扬的啼鸣不再动听......他摔坏了那把心爱的木瑟,匆匆收拾起几件衣物打了个包裹,取过一把桐油伞,走出了这个曾经给过他无数温暖的家还有留下他无忧无虑青葱岁月的绛城......

       面对重耳突然的遭遇,先轸等几个把兄弟立即开会商量,最后决议:追随重耳,跟他一起流浪      。不管未来有多凶险,先轸他们义无反顾选择了一条最危险、最艰辛的路,这条路,绝对荆棘丛生,也充满着希望,同时,在这个最落寞最悲情的岁月,重耳需要他们。什么是兄弟朋友哥们,在这个时候最能体现出来!先轸此时已经是为人父的人了,孩子先且居已经两岁有余,都会叫他爸爸了,但是他说服了妻子还有父母,果断利索加入到逃亡流浪的团队中。

       一行人就这样,互相鼓励着,互相搀扶着,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勇气,一种前所未有的毅力,开始了他们的流浪生活。那一年,是公元前656年;那一年,重耳四十三岁。

      这以后的日子,重耳他们躲过一次次追杀,风雨兼程,风餐露宿,一路向东向南逃亡流浪。先后经过戎狄国--郑国--卫国--齐国--宋国--楚国--秦国,前后达十九年。美丽迷人的大草原,奢华糜烂的大都市,峻峭的高山,奔腾的江河,凶险的沼泽,迷幻的丛林...... 无不洒满了他们辛劳的汗水,留下了他们疲惫的脚步。逃亡,逃亡,无休无止的逃亡,吃苦挨饿受白眼这些根本不算什么,整天担惊受怕颠沛流离也早已经习惯,最难受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希望究竟在何方?每当这种念头开始滋生,先轸总是第一个站起来,举起坚定的拳头,闪烁坚定的目光,发出坚定的誓言,告诉所有的人,不要气馁,不能放弃,坚定信念,上天不会抛弃他们。感谢先轸,让这个流亡团队在苦难中,越挫越勇,越磨越砺!

       十九年,一段漫长而难熬的岁月,将一个原本几近绝望的队伍打造成一支坚强无畏的团队,这个团队在十九年里,受到过宾客般的接待,也遭受过饥寒交迫的困境,在五位难友的鼎力相助下,重耳拒绝堕落与沉沦,信心重拾,重塑复国理想。十九年里,晋国情况的确糟糕,晋谢公一去世,奚齐跟他妈骊姬就被太子申生的余党杀害,重耳胞弟夷吾在秦国的帮助下回到晋国即位(晋惠公),夷吾刚即位,就展开清除太子余党的大捕杀,同时将矛头直指重耳。晋惠公一面追杀重耳,一面在内部实行清党,惠公残暴,群臣涂炭,暗无天日,数年过去,夷吾病逝,其子继位,史称晋怀公,因晋怀公系秦穆公之婿,双方原本是“秦晋之好”,不想晋怀公为了及时坐上国君宝座,直接丢下婆娘偷偷溜回了晋国,对此背信弃义之徒,穆公很生气,于是将目光投向寄人篱下的重耳。各取所需,目标一致,双方一拍即合,秦穆公一转手,就将嫁给晋怀公的女儿嫁给了重耳,此时的重耳已经六十有二了,见重耳欣欣然的样子,先轸觉得叔子跟侄子共用一女始终不好,有伤大雅,可重耳说没事,我喜欢。领袖喜欢,就喜欢呗,几个弟兄无奈只好依了重耳。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秦国要帮重耳坐上晋国国君位子一事,早传进晋怀公耳朵里去了,晋怀公恼羞成怒,先下手为强,一刀宰了重耳外公狐突,同时放话警告先轸他们,如果不识时务还要跟随重耳,就马上对他们进行诛灭三族。面对晋怀公的威胁,先轸他们几位更坚定了辅佐重耳的决心,重耳留在国内的哥们栾枝等人也坐不住了。公元前637年春,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正值春风和煦,百鸟啼唱,柳枝打旋,重耳穿戴整齐,在梳理得挺顺的花白头发上抹了些香油,拉了拉已经有些皱纹的脸皮,挺起许久没有伸直的脊梁,率领秦国的虎狼之师如期而至,层层叠叠环立绛城墙下,城内栾枝他们同时开始行动,晋怀公众叛亲离,落荒而逃,最终,逃到临汾,被乱军所杀。

       六十二岁的重耳终于登上了晋国最高宝座,成为历史上有名的晋文公。当朝廷一应理顺下来,重耳及其他的几位难兄难弟端起酒杯一阵感叹:一切是那么漫长,一切又是那么突然啊!重耳做了国君,先轸一跃成为晋国常委第六号人物,同时,因为先轸流亡在外十九年,走遍大江南北,阅尽人间万象,了解各国国情,他是一个喜欢思考、善于总结的人,这一趟跟随重耳流浪归来,可以说收获满满,他找到了一条能让晋国快速富强的路子,他知道,重耳是一个头脑清醒的人,他的理想一定能实现。

后来,先轸依靠忠诚不阿,正派敢当的品德,依靠非凡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亲自坐镇指挥城濮之战、崤之战等,坐上了中军元帅的职位,成为晋国二把手,帮助晋文公及晋襄公成就了春秋霸主的伟业(国土面积含今天山西全部,陕西东部与北部,河北中部与南部,河南西部与北部,山东西部与北部,内蒙古一部广大地区)。先轸是我国有史以来第一位既有元帅职衔,又有元帅实绩的著名元帅,他是中国第一位有实践有理论的军事家;他是一位文韬武略,筹谋划策,性情不驯,耿直忠正的千古伟丈夫!

跟你一起去流浪!成功,永远属于有准备的人!

打印本页】 【关门窗口
上一篇:关于《绛都堂》徽记创意设计使用说明 [2019/9/13]
下一篇:MBA管理学 绛都堂员工学习课堂(三) [2019/8/4]
集团概况 | 集团产业 | 产品展示 | 新闻中心 | 企业文化 | 客户中心
Copyright  www.gzjdt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贵州绛都堂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学子路(老朝阳村)贵州大学北区53栋101号
电话:0851-83621912 手机:18984588936
邮箱:924392216@qq.com
ICP备案/许可证:黔ICP备2021007527号-1
贵公网安备 52011102002477号
技术支持:贵州狼邦科技有限公司